欢迎您来到林文镜慈善基金会官方网站!

乡村振兴

NEWS CENTER

乡村振兴

大地故事 | 许巡嵘:践行和推广自然农法的90后
植根乡村,造福桑梓


前言:为促进大地之子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交流,自1月起,每月不定期邀请大地之子线上分享自己的故事,2月27日,邀请到来自漳浦县的大地之子许巡嵘。许巡嵘原本是一名平面设计师,在一次偶然机会接触到黄金百香果和自然农法后,返乡全身心投入自然农法种植百香果和马蹄笋中,优质无公害的种植技术,已经覆盖整个漳浦多个乡镇,受到农户和消费者的好评。本文根据许巡嵘分享内容整理(有删节):



2018届大地之子许巡嵘


大家好!我叫许巡嵘,是2018届大地之子,来自漳浦县南浦乡马苑。返乡之前,我做的是平面设计,专注于产品包装设计,最早是在甲方公司做一些茶包装的设计策划,后面又到乙方公司做一些生产类的设计,所以我对包装工艺、造型等一整套的模式都非常了解。


一次偶然的机会,一个台湾的朋友给我寄了一箱百香果,当时我是没有吃过这款百香果,它表面金黄,里面是成那种淡绿色,非常香,吃一口就感觉很甜,颠覆我之前对百香果一些认知,因为我一直认为百香果是非常的酸。所以当时我就在想,能不能去把这个产品给它推广出来?


在没有种植百香果之前,我做了一个项目是想把我们闽南这一块的茶食品给它汇集起来,做一些比较有溢价空间的产品。通过这件事情我深刻地认知到,其实产品最好从它的销售端去给他倒推回来,因为我们做一个产品很简单,但是销售容易遇到很大问题。所以当时我看到这个百香果的时候,我就问我朋友说你这个销路怎么样?他说这个现在是供不应求。


许巡嵘的百香果品牌——舌尖猎人情人果


当时,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,问他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产品。家里面对这个产品也是挺陌生的,说百香果就是酸的,怎么可能是甜的,我突然就发现了很大的一个商机在里面。那之前有做过这个事情,就是我们枕头饼,发现销售其实还是非常重要的。很多农产品其实都挺不错的,就是因为销路问题而贱卖,甚至倒掉。所以说刚开始做百香果,我就摸索它的销路,那时候我就全国去找,后边就加入了农友会,总部是在广州,目前是全国最大的一个新农人社群。


同时也开始摸索一些新的渠道,就是初级农产品怎么样去销售,怎么样去提升它的议价空间。我利用自身的设计专业优势,把我们百香果的文化形式设计出了一款独特的包装。后面我觉得其实包装在整个策划里面只算一小点而已,是点睛之笔,它最本质的东西还是要我们的品质,这样才能做得长久,做得可持续。


后面我发现我去销售这个产品的时候,我们是需要供货的,那我就直接去地里面跟农户去收购,发现他们是不吃自己种的产品。所以这个就让我感到非常惊讶,就说为什么这么好的产品自己都不敢吃?我发现了农户用了大量的农药,还有化肥,就是催生这些产品之后,它的口感各方面会相对会比较差,然后对身体影响还是蛮大的。就是除草剂还有各种激素,甚至就是像我们有一个农户,他说三天就可以变甜,但是三天之后又酸了,就是因为打了很多甜蜜素。


许巡嵘和妻子陈丽敏在自然农法种植下的百香果园


这样的话就跟我返乡的想法有点背道而驰,因为那时候想的很简单,东西种下去,然后就马上可以活。我对农业是一窍不通的,甚至那些农药化肥我是不懂的,但是后面慢慢接触才知道那些对我们身体危害非常大。后面的话我就想能不能有一种方式,就是通过人为的去干预,因为我原先其实听老一辈人讲,原先连饭都吃不起,那更不可能说有钱去买一些农药化肥去促使我们植物去生长。


但是就是在那种情况下,其实中国人还是可以养活中国人的,老一辈几千年来的这种种植方式,其实还是可以。比如说回到小时候吃的东西,稻米有那种稻花香味,包括蔬菜水果,每个水果都有水果的味道。但是纵观现在来讲,其实出去外面吃的水果基本都是没味道的。所以我就一直在想,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问题,后面去跟农户深度交流才知道,为了促使这个水果快速生长,统一达到结果,他们就会喷很多激素、甜蜜素,还有农药。


后面我就开始学习,到处学习这些农业种植技术,也参加我们刚才一个创业研习,新型职业农民,还有乡村创业等,有机会我就出去学习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就是碰到了泰国的文龙老师,他的自然农法技术非常的成熟,然后慢慢接触这群自然农法的人之后,发现原来这么多人在做这件事情,我就非常的激动。学习之后,我就觉得这种方法是非常好,所以就是在我们县城大力的宣传,也得到很多政府部门的认可。像我们新型职业农民这些讲课,农业局这边都有邀请我过去讲,那我也是无条件的把整套的技术都教给他们,得到的反馈也是非常好,他们现在也慢慢地去践行自然农法。


漳浦县农业局组织农户到许巡嵘百香果园学习自然农法技术


其实大自然它是非常聪明的,生物跟生物之间是有一个生物链条的,这些我们要去掌握。就是不要过多的去干预它们,因为我们会觉得人很厉害,开发很多农药去处杀害虫,这些害虫反而并没有被消灭,而是越来越多。


后面我就给自己的百香果定义成情人果,注册自己的品牌“舌尖猎人”——寻找中国好味道,情人果是黄金百香果里面最好吃的。所以说做好一个产品,并必须跟其他产品区分开来。不管是从种植上面,还是说它的整个策划,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体现出你的价值。从营销上面我会比别人领先一步,品质也跟别人不一样,那自然而然这个果子就不愁销路,而且卖的价格比别人贵两三倍。


市县农业局领导考察指导自然农法百香果基地


价格之所以别人贵很多,那因为自然农法它所用的成本比普通的种植方式要贵一倍以上。所以很少人去坚持,因为要很强的那种初心,才能去种出来。就像这个除草来讲,你人工除草跟你打除草剂的价格是差很多的。我原先是想把百香果引到我们村里面,有四五个农户跟着我种,但是就是各方面的条件不太成熟。还有就是种植方向上很难去改变除草问题,还有就是用药用肥这个问题非常难去改变,但是我也会慢慢坚持下去。现在也慢慢有许多农户找上门来,学习自然农法,包括外地的团队。


我们南浦乡整个乡镇主要的产业是竹笋,刚开始收购价是在六七块,其实这样农民就很大的一个收入。但是当这个收购价在七块的时候,外面市场价已经达到20块了,怎么样去链接村民跟终端消费,这个是我后期要做的。比如说我们的笋怎么样让它提高产量,怎么样让他提前生产,因为在旺产期,七块这个价格它是很短的。


许巡嵘带领其他大地之子查看南浦乡竹园


像我们青年农场主在农大里面学习的时候,我们有一次去宁德考察,他们笋的种植方式跟我们这边是完全不一样的,所以后期我可能对这个笋会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。因为基本家家户户都有笋,然后笋它本身的一个自身条件非常好,他是不需要打农药的,所以做健康食品的话,到时候就是我们的马蹄笋,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去做这一块。


就是真正能把本地的这些规模化产品去提升它的溢价空间,然后把这个健康理念传输给我们的农户。让他们做出健康的产品,消费端也能吃到健康食品,生产端也可以卖到一个好的价钱,这是后期的一个方向。那总归就是做农产品一定要往健康方向去走。在2016年的时候就已经想把我们家乡的马蹄笋做出来,因为笋是老化很快的,普通的做法就是把笋添加保鲜剂,然后再运出去。如果说有朋友知道笋的无害化处理,就是不用药,能让它保鲜的技术,也可以跟我讲一下,争取把好的产品做出来。


2018届大地之子发布会时许巡嵘在台上分享


之前想的会比较简单,回到村庄只要赚到钱,用产业带动的方式去带动村民,他们就会聚拢起来。因为原先小时候就是村民跟村民之间那种粘性是非常强的,就基本说去到哪里帮忙什么的,一叫整个村就行动起来了,现在慢慢的好像是会疏远的。村庄大量的年轻人外出,村里面就剩下老人小孩,怎么样去把他们这些剩余劳动力,他们的业余生活给做起来,这一块也是困扰我很久。其实是把事情想简单了,后面跟大地之子的其他小伙伴相互去学习,就是去讨论,村庄跟村庄其实有很多共性。


在今后日子里面,我更多的还是以学习为主,然后把我们其他的19位大地之子村庄走一遍,跟他们多学习,学习他们村庄一些发展的方法和经验,融入到我自己的村庄里面。今天就分享到这里,感谢大家的聆听。


往期阅读:

大地故事 | 李上后:村里第二个大学生,今天成了老农

大地故事 | 巫振桂:6年时间,他将软弱涣散村,变成远近闻名的古村落(上)

大地故事 | 吴军和:田园综合体的探索者

大地故事 | 谢雪玉:返乡做农业,靠的是踏实、质朴和真诚




 “大地之子”计划是在共青团福建省委员会指导下,由福建日报社助村栏目、林文镜慈善基金会、滋农游学联合发起,福州市美和公益服务中心运营执行的乡村发展带头人支持计划。该计划致力于通过挖掘有公心、有领导力、有行动力的乡村发展带头人,并为之提供持续三年的资金支持、村庄诊断、能力建设、资源链接、跨界合作等多样化支持,进而推动乡村可持续发展,助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。